圣劳伦斯河水上毛皮古道

水上毛皮古道——圣劳伦斯河。
水上毛皮古道——圣劳伦斯河。
电脑游戏中的易洛魁族人。

电脑游戏中的易洛魁族人。

Wes Studi在《最后的莫西干人》中饰演的休伦族酋长麻瓜。

Wes Studi在《最后的莫西干人》中饰演的休伦族酋长麻瓜。

      在加拿大圣劳伦斯(St. Lawrence River)河谷,一条水上毛皮古道重新吸引了世界的目光。这条毛皮古道在完成了一部辉煌的殖民史、开拓史、地理志的同时,也完成了一部掠夺史和血腥史。
加拿大魁北克地区早期毛皮交易的历史,可谓一部光怪陆离的探险史,甚至还有人为那些持枪捕猎的冒险家们创作了一首赞美诗,原因是他们开闢了一条穿越新世界心脏的毛皮交易者之路。

 

一个法国人的中国梦
圣劳伦斯河谷在欧洲人到来之前,就已是一条有名的贸易通道。这条古老的贸易通道从乔治亚湾(加拿大休伦湖东北面湖湾)一直到盖斯佩,而魁北克就在这条路线上诞生。
魁北克的创立者是法国地图绘制师塞缪尔?狺德?狺尚普兰,他是一位拥有中国情结的理想主义者。由于他一直渴望拜访中国,所以自1608年他创立了此城后,总是希望能开闢一条通往中国的航线。
他先是遇到了土着部落,在这里,他发现了丰富的野生动物,而土着人也非常擅于捕捉和处理动物。土着人信仰万物有灵论,在萨满教道士的引导下,他们会加热动物骨胳,根据骨面上出现的线条确定哪里能找到兽群。
但尚普兰很快就发现,不同的土着部落之间存在着战争,早在他到来之前,各个部落之间就为了吞并对方而争战不休。尚普兰绝望地认清了形势,最强大的土着是易洛魁族,而他的移居地内的土着——休伦族,却处于弱势。
为了使白人的移居地获得和平,尚普兰硬头皮和休伦族联合起来,之后,他们与阿尔冈琴族、蒙塔格尼族和奥塔欧埃斯族等“弱势群体”结成了同盟,对抗易洛魁族人。战争使当地状况受到一些损坏,但毕竟保住了“领土”。

 

毛皮贸易港
想到去往中国的梦想遥遥无期,尚普兰决定大力发展贸易,他于是建立了毛皮贸易岗。
但不良状况随之发生。在这种跨国贸易尚未形成之前,土着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猎取与被猎取的关系和范围,处于一种平衡状态,但跨国贸易却打破了这种平衡。
而且,在圣劳伦斯河谷一带已进行了长期拍摄活动的马尔廷奥证实,这种过度捕杀野生动物的行为至今仍在持续,毛皮交易市场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,而且,某些魁北克人处理原生毛皮的技能依然是那么娴熟。

 

魁北克的“红顶商人”
休伦族虽然在“军事”方面势力不如易洛魁族,但却是一个商业民族,他们的活动区域为南部乔治亚湾,正处于五大湖区的中心。独特的地理位置,使他们可以利用树皮小船,通过五大湖和河流系统,穿行很远的距离,成为当时主要的贸易民族。
“他们可以穿行1000公里水路到达西部。”站在我们摊开的地图旁,马尔廷奥把手指向达苏必利尔湖和温尼伯湖的位置,“这儿,他们到达这儿。”
这种在今天看来依然令人惊奇的航线,在当时的休伦人中间,却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。休伦族中的各种贸易家族都建立了各自的贸易网,他们与北方的奥吉 布威族和阿尔冈琴族,以及最北端的哈得逊湾都有着贸易往来。他们甚至还把生意做到他们强大的对手易洛魁族(塞夸汉科地区)中间,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五大湖区 的“红顶商人”。

 

 

转自加拿大都市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