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在蒙城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生活在蒙城 门户 查看主题

iPhone13发布前夜富士康万人赶工干到吐

评论数: 0  我来说几句



等着进富士康的工人排了几百米远,队伍从招募中心的门口绕过广场,最后挤上了人行道。太阳顶头暴晒着,铺盖和行李箱堆在脚边,缓慢地向前挪,有人挨了一个多小时。进了厂,许多人队列整齐,正清点数量,一批接一批不断地涌入车间。


老工人们看一眼就知道,“乌泱乌泱的人,全是新来的”。


进入9月,iPhone13发布的日子近了,在富士康郑州厂区,这是头等大事。这座巨大工厂是全球最大的iPhone代工生产基地,苹果的订单决定了生产旺季。


要更快地招到更多人,富士康用了最直接的办法。除工资外发放奖金“返费”,想拿到钱,就得干满时限。 郑州厂区给出的价格一路上涨,最高时开出了总奖金12700元的价格。淡季时,返费不过500元。  


iPhone的销量,关系着流水线上的生计。张方在富士康干了十多年,清楚这层关系,他希望尚未发布的iPhone能卖得好一点。


不过,那场发布会举办时他要上夜班。凌晨1点,生产新款手机的流水线正忙。他得注意,手里的活千万别慢了。


iPhone13发布前夜富士康万人赶工干到吐-1.jpg


据公众号“富士康iDPBG郑州普工招募”,8月15日起,入职奖金最高12700元。


日进万人  


富士康用高额返费表达招工的迫切。新款iPhone常在九月发布,流水线需要足够多的工人支撑,人力得提前储备。


郑州厂区在招工宣传中表示,已进入新机种量产高峰期,截止到九月底,新增用工需求20万人。这几乎相当于短时间内重新召集装满一座工厂的人,临时工暴增,迅速填补进产线。


需求拉着返费迅速上涨。7月底,返费开始升高,起初的价格是9000元。这已让一些工人心动,早些时候的同样条件下,奖金只有5400元。超过3000元的差价,很难让工人不在意,辛苦一个月,工资也就是这个数。


但选择此时进厂的工人很快后悔了。返费还在涨,8月11日加码到了10200元,仅四天后再来面试又是新的价格,12700元。


一名中介为富士康招工多年,第一次见返费如此慷慨。他把镜头对准招募中心外的长队,大多都是冲着返费来的,“把握高价时机,错过只能后悔!”


iPhone13发布前夜富士康万人赶工干到吐-2.jpg


一名中介在招工时表示,奖金为“历史最高”。


也有工人冲着小时工的高价进了厂。一家中介每天更新工价,到8月末,富士康郑州厂区部分车间的价格达到了每小时30元,“突破30大关”被写进标题强调,已是“全年度高峰时刻”。行情不好时,单价只有18元。


为了以最快速度招够工人,许多要求都变得宽松。淡季时,进厂年龄卡在45周岁,如今也放宽到48周岁。离职时间的限制也降低不少,一名富士康工人透露,往常离职后想要再进厂,相隔时间需要达到1个月,最近急需用人,间隔要求已缩至15天。


一名中介称,眼下进厂,对烟疤、文身等的检查也不像往年那么严格。他总结道,“ 你只要敢来应聘,我们就敢招 ”。


时间紧,缺口大,所有的渠道都被最大限度地利用起来。 招工压力也被分摊到员工身上,职级越高,任务越重。 张方在产线上熬成了干部,招人指标也随之增加,从3名新员工变成了5名。领导提醒他,必须完成任务。催促只是小事,但达不成目标,每个月近千元的技术津贴就没了。


原本在官方规定中,员工推荐新人可获得500元至1200元不等的奖励。但指标压着,想进厂的人有的是渠道,老员工们却不得不想办法完成任务。


有人在工人常聚集的贴吧里晒出厂牌、加班时长,证明自己确实是员工,且这个岗位“是个好活”,能挣钱,还承诺和工友们关系很好、称兄道弟。也有人为了争取信任赌咒发誓,“如果骗人,贴吧随便爆”。


被推荐的名额金贵起来。几年下来,张方的亲戚朋友中,有意愿进厂的早已拜托了一圈,他学着在社交平台留下联系方式,承诺将推荐奖金全给对方,但回应寥寥。他没办法,只能自掏腰包400元,说服一名新员工抵了他的指标。


一门奇怪的交易被制造出来。有人在贴吧兜售“顶名额”,时限是一天。趁周末过来,报上推荐人名字,走完面试、体检等流程,只要拿到厂牌就算完成,并不进厂上班,开价300元至500元。有人回帖表示同意,“被领导催得崩溃了”。


超过万元的高额返费和强力招工策略,很快就有了效果。综合河南卫视及《河南日报》报道,在高峰期,每天新入职员工超过1万人,预计九月中下旬就可招募到20万名员工。


招募中心门口排起长队成了常事,车间里空着的鞋柜也逐渐填满了。张方上下班时,总有拖着行李箱的新员工来来回回。有工人注意到新进员工的厂牌, 半个多月过去,粗略一算,工号排序已经增加了近10万个


大量的新工人也给厂区周边带来生意。网吧、饭店红火了不少,有工人在附近租房,接到通知,九月的房租要涨50元。


万元返费不好挣,上夜班宛如“脱层皮”


在富士康待过的每一个新人都有这样的体会,万元返费很诱人,但要把这个美梦变成现实,需要迈过层层的考验。


招募政策要求,返费的发放条件是在职时间大于等于90天且有效出勤满55天。但同时注明,“奖金出名单后7个工作日左右发放,发放时需在职”。有经验的工人们介绍,按照每个月公布两次的节奏,从进厂到返费到手,实际约需要四个月时间。


在大量枯燥的重复性工作和两点一线的生活节奏面前,这四个月,过得并不轻松。


王黎从进厂那天就开始倒数,一天天算可以离开的日子。她是第一次进厂,希望能拿到12000元的返费。


重复、单调只是流水线上最小的困难,她经常吃一样的午餐,很少和别人交谈,只想着熬完这一天。“每过一天,离拿到返费就又近了一步,钱就是最大的动力。”她说服自己,尽量完成产量。


iPhone13发布前夜富士康万人赶工干到吐-3.jpg


前来富士康郑州厂区应聘的新员工们。图片源自公众号“富士康iDPBG郑州普工招募”


量产在即,生产线不会给新员工留下太多适应的时间,张方那条产线属于前端制造,负责零件组装。新人刚上产线时,一天的任务通常是2400件,这仅仅是满量的40%。第二天就涨到50%,不到一周时间,目标调到满量。现下正是爬坡期,没经验的人很难适应。


一名新工人抱怨,一件机器需要打三颗螺丝,干活时产线干部不停催促,要求他每小时完成65件。 他手里没停过,下班后手指忍不住地抖,感觉自己看到螺丝就要吐了,但离标准还差了20件。  


这很难被容忍。在车间,产量是衡量一切的最高标准,悬在每个人头上。产线干部拎着大喇叭,站在身后,活干得慢了,就会被“拼命催”,遇上态度不好的,挨骂也是常见现象。实在跟不上进度的,就只能调岗、离开。


张方想起墙上的一句标语,“ 除非太阳不再升起,否则不能不达到目标 ”。他有时也能理解管理者的急躁,如果产线没能完成规定任务,干部们就只能义务加班,补上差额。


不少万元奖金的美梦在第一个夜班就被击碎,流水线不停地转,一切以分钟计算,想要上厕所得找人来替,重复的动作做了上百次,催促和骂声在背后响起。有人形容, 第一次上夜班就像“脱层皮” 。有人抱怨没空出去吸烟,工友回复,“一听就是新来的”。


放弃的理由太多,疲惫和反感赶走了大多数新工人。贴吧里常见“挑战失败”的帖子,打卡还没到一周,选择提桶跑路。一名工人发现,他来时宿舍新进了八个人,两天后就走了六个。


“招的多,走的也多。”有工人总结说, 进厂一万人,能留下的不到两千 ,要么是被幸运分到了不太累的岗位,要么就是为了返费只能忍耐。


产线上的工人不断更换。最近上班前,张方所在产线上的管理者总得统计,线上又离开了多少人、缺了多少人,再申请新的工人补上。在产线上摸爬滚打十年,他已经习惯了“ 铁打的富士康,流水的工人 ”。


不适应的不只是新工人,同在一条产线上,各个工人的产量一块计算。一名老员工忍不住回复新员工的抱怨,“新人太多,我们也抑郁”。他解释,新人补上了,按人数算,排配的产量增加了,但新人手速跟不上,机器堆到下班也做不完。


人招来了,苹果缺芯了?


旺季还在,但返费很快降了。


据“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”消息,自9月9日起,合伙人奖金调至8500元。三天时间,返费降了1800元。9月11日,返费再次下调,降至7000元。


iPhone13发布前夜富士康万人赶工干到吐-4.jpg


9月11日面试起,富士康郑州园区某事业群激励奖金降为7000元。图片源自公众号“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”


中介和工人们常通过返费的高低评估工厂的缺人程度。


一些工人想不通,“8月到10月是旺季,往年10月时返费还能上万,现在降得也太早了”。返费一天一个价,眼见前几日的价格已“刷新历史纪录”,有人守在厂区周边的旅馆里,想盯准了赶在最高点进厂,却没想到返费开始跌了。


新搭建的iPhone13产线曾让他们充满期待。“十三香”的说法在行业内传了许久,长期关注苹果产业链的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预期,新款iPhone在2021年下半年出货量为8300万至8800万部,相较去年同期的7500万部增长明显。


一名中介猜测,原因是 富士康郑州厂区的招工已经不那么“犯愁”了 。由于暴雨及疫情影响,8月,郑州及河南部分地区出行受阻,影响了部分工人进厂,目前该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。


他的感受是,相较8月末“来人就要、不限名额、当天入职”的急迫,富士康已开始限制名额。一名打算进厂的工人接到通知,提醒其等收到面试邀约短信后再来进厂,此时距离其报名已过去四天。


但也有工人表示,今年的旺季有点特殊。生产旺季是流水线最忙碌的时刻,加班也最多,张方去年八、九月的加班时间均接近100个小时,有工人曾为此苦恼,周末必须连加两天班,打算休息一下的计划落空。


可今年情形不同。 张方在八月的加班只有70个小时左右,相较往年明显减少。 中秋假期临近,他也说不好班表会如何安排,“感觉很不稳定”。去年假期,为了手机新产线,他国庆及中秋假期一天也没能休息。


部分工人开始抱怨,最近天天下“早班”,也就是只干五天、每天八个小时,几乎没有加班,焦虑“要不要跑路”。在厂里,加班多了,工资才能高,下早班算不上高兴事。


有人把返费重新上涨的希望押在9月15日的发布会上,想着新款手机能受市场欢迎,折成流水线上的订单。他发帖问,“发布会后会上涨多少钱?”回帖不多,大都说“希望渺茫”。


一些工人相互打听原因,大多数得到的答案是“缺料”。张方听说, 产线上芯片供应跟不上,部分车间虽然人力够用,但还是无法提高产量


苹果的确受到芯片短缺的影响。7月27日,苹果发布2021年第三财季季报,首席财务官马斯特里预计,三季度生产端的限制将较二季度更大,将主要影响到手机和平板。


这是苹果首次承认芯片供应紧缺,将影响到手机业务。首席执行官库克补充,苹果遭遇的产能紧缺和整个行业类似,在此基础上,苹果的需求也超过了预期。


有传言称, 由于芯片短缺及涨价,可能会带来iPhone 13系列价格的上涨


iPhone13发布前夜富士康万人赶工干到吐-5.jpg


在这个庞大的生产系统中,苹果是位置最高的决定者,流水线上的工人处在系统的最末梢。iPhone 13的价格、销量和市场关系着他们的工资,但似乎又太过遥远。


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,最要紧的是能否顽强地撑过这段日子,以及能否如愿拿到返费。
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姓名为化名)


(来源:凤凰WEEKLY财经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