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在蒙城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61|回复: 0

恐怖:这趟回国的航班上至少确诊了16人

[复制链接]

主题

好友

3万

积分

网站编辑

发表于 2020-8-24 07:55:14 |显示全部楼层
马上注册成为蒙城居民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!

经过漫长的等待,陈强辉终于踏上归国的班机。


8月8日下午6点,他所搭乘的飞机从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起飞,经过4个小时的飞行,到达西安咸阳国际机场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迎候在机场的不是家人,而是一众医疗人员。

依次经过海关的信息登记、问询、抽血和核酸检测,确认没有问题后,陈强辉乘坐大巴到达隔离点。如果不出意外,两周后他就可以回到魂牵梦萦的家了。

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——有一些体温高的乘客直接被拉去医院隔离观察。陈强辉后来才知道,自己所乘坐的这个航班上,至少确诊了16人。

疫情当下

自从今年3月哈萨克斯坦第一波疫情暴发后,陈强辉和同学就被困在学校宿舍里。随着疫情的进一步蔓延,他们所在的哈萨克斯坦—英国理工大学(KBTU)的部分宿舍被定为隔离点,有的宿舍则被强行关闭。

经过中国驻阿拉木图领馆工作人员的帮助,陈强辉和一些同学后来才找到相对安全的民宿,搬离隔离点。

7月5日,阿拉木图二度封城。在原计划中,封城只有14天,但在确诊病例持续激增的情况下,政府被迫把解封的日期推迟到了8月16日。政府还颁布了强制的口罩令,违反者将受到行政处罚,罚款83340坚戈(约合人民币1390元)。

但即便如此,民众对待疫情的松懈态度也没大的改观,出门不戴口罩的人依然比比皆是。公交车依旧在运行,人们如常挤在一起;露天的烤肉店人满为患,大家毫不避讳地坐在一起吃着烤肉聊着天。

恐怖:这趟回国的航班上至少确诊了16人-1.png

哈萨克斯坦疫情至今未得到有效控制,随处可见未带口罩的市民

“本地人对疫情的不重视让我们感到害怕。这边新冠状确诊数量每天都是以二千多例的幅度在增加。”陈强辉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。

为了减少感染的几率,陈强辉和其他中国留学生制定了严格的外出计划,每周外出不超过两次;只有不得不去购买生活必需品的时候,他们才出门;每次出门,必须通过微信接龙报备出去的时间和地点。

为了充实生活和提高身体免疫力,他们在宿舍区跑步,还用餐桌做了个乒乓球台,打起了乒乓球。

8月,阿拉木图的疫情还是相当严重。根据哈萨克斯坦卫生部8月19日通报的数据,前一天国内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加271例,其中148例为无症状病例。数据还显示,18日还新增具有新冠肺炎症状但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的肺炎病例1081例,远超17日的67例。同时,新增死亡11例。自8月1日起的17天里,该类型肺炎累计确诊19754例,死亡231例。

中国驻哈萨克斯坦使馆提醒留学生,“要对哈国的疫情做到心中有数、认清形势,不能懈怠。”

漫漫归国路

这半年时间里,陈强辉和他的同学没有一天不想着回家。可是,回国的路途前所未有地遥远和曲折。

7月的时候,新疆疫情暴发了,在哈萨克斯坦的中国留学生犹如被打了一记闷棍。大家在群里纷纷议论说,这下子,估计就得等到10月才能回去了。

中国驻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总领馆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,“不要焦虑,也不必四处打听,更不要尝试从第三国回国,静候包机信息就好,预计近期会有进展。”事实上,早在7月6日,总领馆已经向国内提交了航班申请。



从哈萨克斯坦归国的中国留学生合影。

终于,在7月22日,陈强辉和其他同学陆续接到了总领馆工作人员的电话:“有商业航班可以回国了,机票费用和隔离费用需自理,是否确认回国?”

“从疫情开始时慌张害怕,到后面的平静,到现在的激动兴奋,我终于可以回家了!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!”陈强辉回忆起这个片段,依然还难掩激动,“前半年的努力没有白费,5个多月的坚守终于等来了一张回国的机票!”

没有任何犹豫,陈强辉和同学都选择回国。

7月31日,陈强辉和同学收到了国航的短信通知,提醒可以购买机票了。虽然这趟疫情中的“商业航班”票价比平时贵了一倍多,但大家都有“如获至宝”的感觉,甚至有些同学激动得哭了。

随后,总领馆的工作人员在微信群里提示,已经帮同学们安排好了上飞机前做核酸检测的机构。

陈强辉和同学们通过插拭子的方式接受了核酸检测,之后三天,他们就像等待考试结果公布一样忐忑不安地等着。所幸,他们全都通过了,阴性!

恐怖:这趟回国的航班上至少确诊了16人-3.jpg

阿拉木图机场候机厅,许多人穿着防护服。

8月8日,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他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。陈强辉在阿拉木图机场发现,机场里几乎都是说着中文的中国人,他们穿着防护服,戴着口罩和护目镜。防护服上除了写着每个人的名字外,一些人还在衣服上写上了这样的话:“感谢祖国,工作人员您辛苦了。”

上了飞机,机长用广播说道:“同胞们,我们来接你们回家了。”

这句话让陈强辉流下了眼泪。在异国他乡的重疫区里,他们坚持了五个多月,终于可以回国和家人团聚了。隔着护目镜,陈强辉看到很多人眼睛也都湿润了。

下午6点,飞机降落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,乘客被安排分批下飞机。有些体温高的人直接被拉去医院隔离观察了,其他人则在飞机上慢慢等待。

下飞机后,依次经过海关的信息登记、问询、抽血和核酸检测,确认没有问题后,陈强辉和同伴坐大巴到达隔离点。这个隔离点被安排到西安某五星级宾馆,每天500多元的费用需要自理。

陈强辉抵达酒店的时候,已经是8月9日凌晨1点。他一屁股瘫坐在柔软的床上,身体已经劳累到了极点,但想到两周后就可以和家人团聚,心里还是美滋滋的。

恐怖:这趟回国的航班上至少确诊了16人-4.jpg

归国人员被安置在西安某宾馆。

同一航班16人确诊

8月10日,陕西卫健委通报,8月9日0-24时,新增报告3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、2例无症状感染者。其中,1例确诊患者为8月8日阿拉木图至西安CA636航班乘客;新增报告2例无症状感染者同为8月8日阿拉木图至西安CA636航班乘客。

这趟航班正是陈强辉乘坐的航班。“明明是回国前都做了核酸检测,全都是阴性的,可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,一开始都不敢相信。在航班上我一度还把口罩拿下来了,回想起来都心慌。”陈强辉说。

他越想越不对劲,自己会不会也被感染了?为了确认,他再次做了核酸检测。

恐怖:这趟回国的航班上至少确诊了16人-5.jpg

陈强辉在隔离期间的伙食

在11日的官方发布中,又新增1例为8月8日CA636航班乘客。随着时间推移,这次航班上的病例越来越多,至少发现了12例确诊病例和4例无症状感染者。

陈强辉介绍说,他们在哈萨克斯坦做核酸检测的时候,被告知核酸检测结果5天内有效。“会不会是做核酸检测后感染的?或者是核酸检测不准确?”陈强辉至今都没想明白,怎么就在这个航班上发现了那么多病例。

有网友质疑,一些归国人员隐瞒了自己被感染的事实,但陈强辉认为,这种可能性很小。“这是违法的,会受到法律追究。大使馆也多次强调,严禁虚假报告,否则将依法处置。”

幸运的是,陈强辉躲过了被感染的风险。解除隔离后,他要面对的问题就主要是自己的学业了。2020年12月,他将迎来毕业,让他欣慰的是,剩下的课程都可以在线上完成。“到时候找委托人办理毕业手续就可以了。”

|  中国慈善家 |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

本版积分规则